cba钃濈悆璧涚▼ :第5章

千千小說網 cba蓝球赛程 www.xherrv.tw ,最快更新[綜]成壕之路最新章節!

    直升機被丟棄在距離基地幾公里外的地方炸毀,聽到動靜又發現直升機信號的九頭蛇基地立刻做出了反應,常年緊閉的大門打開,一列全身都包得嚴嚴實實的士兵端著槍小跑著出來,前去查看情況。

    惡劣的天氣給他做了很好的掩護。大部分情況下,基地一般都是派無人機前往偵查,但是今晚的雪實在太大了,這種情況下,無人機很有可能造成事故墜毀。兩廂權益之下,基地高層做出的決定是派人偵查。

    這給了冬兵可趁之機。

    出來查探的士兵隊長看著眼前熊熊燃燒的大火,還有火中那還未完全變形的直升機框架,按開了耳朵里的無線電通訊開關:“報告,我們發現‘資產’駕駛的直升機,現已墜毀,請求組織派人滅火?!?br />
    否則,這么大的火勢,說不定會形成森林火災,到時候近在咫尺的九頭蛇基地就倒霉了。

    無線電里的人說了幾句話,他環顧四周,沒有在附近看到屬于人類的蹤跡:“暫時還未發現‘資產’蹤跡。不,長官,我不認為‘資產’會這么死在直升機里,但是我擔心‘人偶’。是的,一般人這種情況下確實必死無疑,但是那位目標‘人偶’是來自于圣徒的,哪怕她看著和普通人一樣,她的內里也不是普通人。這種危險是殺不死巫師小孩的,我想,現在最大的可能就是‘人偶’在直升機附近?!?br />
    巫師?

    冬兵不動聲色地拗斷手里的人的脖子,把這個人塞在耳朵里的無線電耳機塞到自己耳朵里。

    天色暗得伸手不見五指,大風雪掩蓋了很多聲音,在這樣極端的氣候環境下,沒有人發現有一個隊友還未來得及反抗就被拖入身后的樹叢,一招斃命。

    等到旁邊的人似有所覺而轉過頭來看的時候,發現身側的同伴站得好好的,便打消了心里剛剛產生的些微異常感,繼續戒備周圍。

    很快,帶隊的隊長和上司通訊結束,轉過身來,分配任務:哪怕此時周圍環境再怎么惡劣,在基地評測冬日戰士叛逃概率上升到30%以上的現在,他們都必須提高警惕搜索周圍,把極有可能在附近的“人偶”找出來。

    而在這其中,他們極有可能撞上冬日戰士。

    “提高警惕,保持聯系,發現異常,立刻發信號!”臨執行任務前,士兵隊長再次強調道。

    隊伍分開,這給了冬兵很好的分頭擊破的機會,但是他并沒有這么做,而是選擇潛入九頭蛇基地。

    他沒忘記自己的目的。

    經過強化的血清戰士體能和行動力都遠超其他人,正帶隊檢索周邊的人很快接到了來自基地的警報:有人入侵基地!

    他咒罵了一聲,也顧不得原本的目標,大喊了一聲“收隊”,發現隊伍里有一個人不見了。

    “該死的!”

    他幾乎不用想就知道,那個失蹤的人很有可能就是被冬日戰士給干掉了,然后利用他的身份驗證通過了基地檢測……不對,冬日戰士不可能從正門進去,他應該是從其他地方潛入,然后在內部引起騷亂之前用他的隊員的身份驗證打開基地內部的道路。

    “回援!”

    他大喊道。

    #

    成功潛入基地的冬兵已經到了基地核心地帶,遠高于基地所有守衛的身體力量和首屈一指的作戰技巧讓他得以一對多而不落下風,甚至還有漸漸壓倒的跡象。

    出外勤的九頭蛇小隊隊長回來就看到這樣的局面,他打了個手勢,示意部下分散開來包圍冬兵,自己則從另一側攀高到了高處的欄架上,從隱蔽處打開應急小武器庫里的巴特雷,架上。

    目標瞄準下面被他的部下纏住的冬兵。

    十字準星瞄準冬兵頭顱,卻發現這在冬日戰士不斷移動、幾乎不在一個地方停留半秒以上的頻率下,幾乎無法做到一擊爆頭,他皺眉,將十字準星下移,瞄準目標更大的身體。

    底下的冬兵似有所覺,應對攻擊中飛快地朝上看了一眼,第一時間發現了狙擊手的存在。

    深知狙擊手的威力,冬兵立刻就想甩開身邊的敵人尋找掩體,但是配合默契的小隊在發現隊長上了高處之后就明白了他的打算,當下不惜一切纏住冬兵,不讓他離開隊長的視野狙擊范圍!

    料想中的槍聲響起,但是面前的冬兵并沒有受到任何傷害!

    打偏了?

    部下來不及細想,就因為動作上露出破綻,被冬兵抓住時機,一槍爆頭。

    同時,高處墜下一具尸體,咚的一聲摔在地上,那是九頭蛇小隊長,他的后腦勺被強大的沖擊力掀開,紅紅白白的灑了一地。

    冬兵動作利落地干掉剩下幾個人,一把抓住旁邊的吊繩,幾下攀爬到了剛剛那個小隊長所在的地方,一抬頭就看到本該在旅店里乖乖睡覺的小女孩此時正坐在地上,表情頗有些痛苦,雙手垂在身邊的地上。

    一只伯萊塔92f落在不遠處,這是九頭蛇小隊特工標配,他閉著眼睛都能背出它的數據來:槍全長217毫米,不攜帶子彈時槍重為0.96千克。子彈為9毫米巴拉貝魯姆彈,槍口初速度為333.7米/秒,有效射程有50米。非常適合近距離打擊敵人,威力強大,常常今敵人措手不及。

    冬兵幾乎可以想象得到,這小孩不知從哪里拿到了這把伯萊塔92f,悄無聲息地靠近正瞄準他的九頭蛇小隊背后,開槍。強大的威力瞬間爆了小隊長的腦瓜子,尸體被子彈的慣性掀翻,越過欄桿掉了下去。

    而開槍者自己則被那遠超小孩子承受能力的后坐力給震得后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被后坐力挫傷的手自然握不住伯萊塔,對孩童手掌來說過大的武器頓時就脫手飛出……

    正揉著手腕的小女孩發現了他,臉上頓時綻開了大大的笑容,但隨即又有些心虛地縮了縮脖子,好像是知道自己不該出現在這里一樣。

    她依然穿著那身染上了些許污垢的白色蕾絲公主裙,看著漂亮卻沒有多少保暖功能,好在現在是在基地室內,使用中的基地常年開著恒溫中央空調,倒不用擔心她凍著。

    但是,現在的外面,可是下著能夠把人活埋的大雪啊……

    她這一路是怎么過來的?

    “你……”冬兵吐出一個音節,又閉上嘴巴,單手翻身上了高臺,摘下手套,抓過小女孩的手腕,仔細檢查。

    入手之處,冷得像塊冰。

    左腕挫傷,右腕脫臼。

    他沒有問,小女孩自己倒是老老實實地說了:“我……我不知道,但是你放在牛奶里的東西好像對我沒用……我聽到你出門的聲音,我就跟著你來了……嗷!痛痛痛!”她吃痛地叫了一聲,手腕條件反射就想縮回去,卻被屬于大人的手抓得不能動彈分毫。

    “咦?”她忽然反應過來,剛剛開完槍就沒知覺了好似不是自己的手又有了感覺——雖然是很痛很痛的痛覺,但也好過什么感覺都沒有好像根本沒這只手一樣……

    “然后?”冬兵把她脫臼的手腕復位后就停下手里的動作,卻依然把屬于小孩子、不到他手掌一半大的兩只手握在手里。

    炙熱的體溫將熱量傳達過去,手心里的皮膚慢慢有了溫度。

    小女孩縮了縮脖子:“然后我就跟上了你……我想著不要被你發現,結果……”

    結果他就真的沒看到一直跟在他身后、跟著他進了直升機的小孩子。

    冬兵的視線落在這孩子單薄的衣著上。

    她像是一下子懂了冬兵在想什么,忙辯解道:“我有穿外套和帽子的!但是基地里不太方便,我就丟在門口那了……”

    冬兵看了眼這孩子有些發紫的嘴唇,對她的說法不置可否。

    她小心翼翼地抬眼偷看面前大人的臉色,卻看不出來什么。

    冬兵現在心里什么都沒想,所以她也什么都聽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