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蓝球赛程 > 我真的不是杠精 > 第39章:猝不及防的晉升!

cba璧涚▼灞变笢 :第39章:猝不及防的晉升!

作者:憎惡屠夫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千千小說網 cba蓝球赛程 www.xherrv.tw ,最快更新我真的不是杠精最新章節!

    正如鐵手所說,金風莊的事情,金風莊自己處理;白駝山莊的事情,白駝山莊自己處理。

    老魏頭被無罪釋放,可以跟魏鳴回家了。

    鐵手把魏鳴叫到了密室,談了許久,出來的時候,哪還有人敢惹魏鳴?

    衙役們拿了魏鳴的錢,生怕被他告發,連目光都躲著他,能撤的就趕緊撤了。

    老魏頭受到了嚴刑逼供,現在身子骨很虛弱,根本走不了遠路,朱村長便帶人把他搭到了自己的家里。

    “小魏啊,你受委屈了?!比蠡筆鞔?,能管老魏頭叫小魏的,恐怕也就只有朱村長一個人了。

    魏鳴本來想給老魏頭買些吃的東西,但是他摸遍了全身,才發現自己的錢已經都被衙役們搜刮走了。

    而衙役們這個時候,已經隨著婁知縣離開了。

    “別讓我再碰到你們!”魏鳴心中暗罵。

    朱村長又表現出了他老一輩人的善良和淳樸,從自家的糧囤里面拿了糧食,給老魏頭蒸了饅頭,又熬的小米粥。

    魏鳴表示等自己回家拿了錢就還他,朱村長卻執意不肯。

    看起來他跟老魏頭之間的關系還真是不錯。

    但是老魏頭卻有些躺不住。

    他已經被白駝山莊的人認出來了,既然他沒有死,白駝山莊的人就絕對不會放過他。

    或許是那個人去而復返,或許是通知附近的人向此處聚集,反正老魏頭多耽擱一天,他便多一天的危險。

    他若是身體完好,或許還有反抗之力,但是現在這個樣子,已經與被判了死刑沒什么分別。

    所以他將魏鳴叫到了身邊,開始給他講一些如何養雞,如何種菜的事情,仿佛在交代后事一般。

    “爹,以你對白駝山莊的了解,他們若是找你報仇,會放過我嗎?”魏鳴問道。

    “白駝山莊雖然算是邪派,但是他們不殺沒有武功的人?!崩銜和匪檔?,“你既然沒有修煉《龍歸九化功》,那么就老老實實地在家當一個農民吧,他們不會為難你的?!?br />
    魏鳴:“……”

    關鍵問題是我練了??!

    “不,我絕對不會讓他們傷害你的!”魏鳴道。

    老魏頭看到魏鳴,也只是苦笑了一聲,撫摸了一下他的頭發,只當他說的是傻話。

    而且即使是這樣,他也不肯跟魏鳴說絕情谷的事情,似乎要將這件事徹底地吞進肚子里。

    沒辦法,魏鳴還是得想辦法保住老魏頭的性命。

    他這不是獲得了一個紫色的抽獎機會嗎?

    是時候碰碰運氣了!

    上一次藍色的抽獎,魏鳴還抽到了一枚加氣丹,能夠增加十年的功力呢。

    紫色杠精明顯要比藍色杠精難對付得多,這次如果抽到了能加一百年功力的丹藥,魏鳴就直接吃了。

    一百年功力的《雞鳴功》,我看誰還敢靠近?

    當然,魏鳴也有些擔心。

    若是抽中了神兵利器或者非凡物品也就罷了,他或許通過智慧,還有一戰之力。

    武功秘籍的話,好是好,他現練或許就來不及了。

    但是他最怕的還是抽到隱秘線索……

    就算是能了解到皇帝老兒的私房生活,也救不了命??!

    于是魏鳴洗手,跪拜,禱告,希望歐神能賜予他幸運。他愿意用十年不交女朋友,來換取老魏頭的安全。

    抽獎系統似乎是聽見了他的禱告,這一次還真就抽中了靈丹妙藥。

    也就是說,他的個人生活,可能要出問題了……

    大圣還陽丹:只要沒死透,吃上一粒,就能完全恢復生命、內力以及各種異常狀態。一年之內,再次服用無效。

    獎勵是一小瓶,一共十粒。

    雖然沒有增加功力的效果,但是能夠完全恢復,也堪稱是圣藥了。

    于是魏鳴就拿了一粒出來,交給了老魏頭,道:“這是鐵手大人臨走的時候,留給我的丹藥,說是能治你的傷勢。他對你被冤枉,也感到挺遺憾的?!?br />
    魏鳴確實是被鐵手叫進過屋里,他們兩個聊了什么,沒有人知道。

    老魏頭想著自己反正也是要死的人了,難道還怕鐵手毒害他嗎?

    所以他毫不猶豫,張嘴就把那藥丸吞進了肚去。

    那丹藥頓時化作了一股熱氣,從他的食道滾滾而下,充沛的能量頓時填滿了他空虛的經脈。

    他身上的傷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迅速康復。

    沒過多長時間,他就已經完全康復,能自由行動了。

    “六扇門的藥學,竟然也達到如此高深的地步了嗎?”老魏頭不由得感嘆道,“怪不得他們已經敢出來公開找燕子塢的麻煩了!唉,我老了……”

    老魏頭活動了一下筋骨,已經完全沒問題了,比平時還要有力得多。

    突然,他驚叫了一聲不好,將魏鳴攆了出去,然后緊閉房門,盤膝而坐,開始修煉。

    任魏鳴說什么,他也不開。

    魏鳴只感覺屋里似乎散出了一陣惡臭,將附近的蒼蠅、螞蟻全都吸引了過來。

    就連朱村長,也聞到了味道,從他自己的屋子里走了出來。

    魏鳴發現事情似乎越來越大條了,他還得幫老魏頭跟朱村長解釋,他其實只是在練功。

    不過朱村長完全沒有怪罪的意思,只是道了一句:“廁所在那邊……”

    隨著時間的推移,那些惡臭逐漸散去,變成了一股詭異的香氣。

    既非花香,也非肉香,倒像是釀了二十年的陳釀,突然開壇了一般,但是卻不帶著一絲酒氣。

    隨著這香氣的逐漸收斂,老魏頭終于把門打開了。

    “爹,你還好吧?”魏鳴問道,“莫非是這丹藥有毒?”

    “不,不是有毒?!崩銜和誹玖絲諂?,“是這丹藥的威力太大了。竟然把我十幾年的內傷治好了……”

    “這是好事兒還是壞事兒?”魏鳴問道。

    “我之前與你說過,為了不讓師父吸收我的內力,我特意將功力卡在了第三重的巔峰?!崩銜和匪檔?,“但實際上哪有那么容易?”

    “為了能剛好卡住,我特意將自己的兩條經脈練差了位置。這雖然斷絕了我的晉升,也為我造成了內傷。因此,《龍歸九化功》始終也沒能練成?!?br />
    “而你這丹藥的效果太強,竟然將我的經脈完全修復了!內傷也治好了!”

    “我積蓄了多年的功力,在一瞬間爆發,竟然讓我連續突破了兩個關卡!”

    “我現在的《腐蠅功》,已經是第五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