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蓝球赛程 > 蜜婚情深:億萬總裁寵上天 > 第37章 你還是男人嗎?

cba鐩存挱璧涚▼ :第37章 你還是男人嗎?

千千小說網 cba蓝球赛程 www.xherrv.tw ,最快更新蜜婚情深:億萬總裁寵上天最新章節!

    宋澤一上前幾步和傅司辰說話。

    傅司辰明顯是故意的,時不時用余光瞄向夏雨潤,跟宋澤一說的話也不像他平時的風格。

    “沒干嘛怎么還哭了?”換做平時,他都不會停車。

    “沒有,是汗跑到眼睛里了,表舅,你是路過還是有事?”

    “來看看郭教授?!?br />
    “哦,那您忙?!?br />
    傅司辰明目張膽地望向夏雨潤,問道:“她是你什么人?”

    宋澤一臉上露出了難為情的表情,羞澀地介紹道:“我學妹?!?br />
    夏雨潤呆滯地站在原地,腦袋已經處于宕機狀態。

    “學妹?”傅司辰眼神變得凌冽,狠狠地剜了她一眼,“泡學妹吶?”

    夏雨潤一哆嗦,嚇得立刻搖頭,渾身的細胞都在跟著否認,泡?不存在的!

    宋澤一卻漲紅了臉,曖昧不明地說道:“沒有沒有,哎呀表舅你忙去吧,我跟同學聊會兒天?!?br />
    “……”恍若雷劈,她之前覺得澤一單純的樣子很美好,現在卻覺得,他真是幼稚得可以。

    傅司辰吃了癟的表情相當精彩,明明內心怒意翻涌,面上卻還要裝得威嚴鎮定,他板著臉,二話不說直接打開了車門,“聊什么天,跟我一起去看郭教授?!?br />
    “???”

    “啊什么啊,上車?!?br />
    宋澤一不敢忤逆長輩,悻悻地對夏雨潤說道:“那我先走了,你一個人回去小心,到家了給我報平安?!?br />
    夏雨潤尷尬得無地自容,“嗯?!笨熳甙贍?!

    上車關門,臨開車之前,傅司辰拋給她一個眼神讓她自行體會。

    夏雨潤:“……”完了,今天晚上又要被“約談”了。

    車里,傅司辰側過臉看著宋澤一,除了年輕一點還有什么?干瘦如雞,單純幼稚,要體格沒體格,要能力沒能力,要思想沒思想,還動不動就掉眼淚,夏雨潤真是眼瞎了才會喜歡他!

    宋澤一簡直坐如針氈,他和表舅是遠親,平時沒有來往,只在過年的家庭聚會上偶爾見過幾回,表舅對他而言,一直都是存在于傳說之中的人物。

    今天,表舅不但主動停車叫他,還帶上他一起去見郭教授,真是太奇怪了。

    “我好像聽說你訂婚了啊,就是她?”傅司辰故意試探。

    “不是?!?br />
    “不是還那么拉拉扯扯?”

    宋澤一難以解釋,只說:“唉,這件事一兩句話說不清楚,我分手了?!?br />
    “……”傅司辰給氣笑了,“你們年輕人的婚姻觀,就是這樣隨便的嗎?”

    “沒結婚啊?!?br />
    “不是訂婚了嗎?”

    “那是我爸媽的意思,我爸媽喜歡她?!?br />
    “你自己不答應你爸媽還能拿刀逼你?都訂婚了,要負責任,你還是不是男人?”

    “表舅,你別這么老古板了,現在結婚離婚都很正常,談戀愛分手怎么能叫隨便?”

    “……”傅司辰又吃了癟,氣得腦殼疼。

    他不禁懷疑起了自己,難道我真的是老古板跟不上潮流了?難道七年的差距就讓他們的代溝寬如太平洋?難道……夏雨潤真的喜歡他?

    帶著滿腦子的疑惑和滿腔的怒意,他在探望結束之后,取消了之后的一切行程,火急火燎地回家了。

    早就知道暴風雨會來,可是,她沒想到暴風雨來得這么急,“砰砰砰砰”急促而又強烈的敲門聲傳來,感覺這扇房門都快被敲裂了。

    她戰戰兢兢地開門,看到周身圍著火團的傅司辰憤怒地瞪著她,他的怒目噴射著火焰,掃哪哪著火。

    “誤會,全是誤會,”夏雨潤立刻舉手發誓,“我完全沒有挖墻腳當小三的意思,要有,就詛咒我一輩子被夏可望欺壓?!?br />
    “詛咒有用的話,還要警察干嘛?”

    “……”她一愣,以為自己聽錯了,“哈?”那句經典臺詞還能這么用?

    “前幾天就警告過你不要挖人墻角,不要當第三者,回頭你就忘了?!?br />
    “沒……沒有啊……”低著頭,揪著衣角,可憐巴巴的,委屈啊。

    “你真是不讓人省心啊,一會這,一會那,今天還搞到我表外甥頭上去了?!?br />
    “你不早告訴我你們的關系?!?br />
    “告訴什么,告訴了你就會手下留情?”

    “不不不,”夏雨潤咽下所有的委屈,深吸一口氣,抬起頭正色道,“我真的沒有打他什么主意,我純粹只是不想他被騙,他是我很好的朋友,難道你想你表外甥被人騙?”

    傅司辰關注的點是,“很好的朋友?有多好?是初戀?”

    “我和澤一從小就在一起玩,幼兒園小學初中高中,都在一個班,這還不能算很好的朋友?”

    “僅僅是這樣?沒交往過?”

    夏雨潤大聲否認道:“沒有交往,不是初戀,更不是前任,沒有,沒有,沒有?。?!”

    她每喊一句,就往前走一步,捏著小拳頭,小臉蛋都漲紅了,傅司辰被逼得節節敗退,那周身的火團突然之間啞火了。

    “嘶……”他假裝掏耳朵,“我耳朵都要被你震聾,一個女孩子,聲音怎么這么大,跟豬叫似的?!?br />
    局勢瞬間逆轉,夏雨潤越挫越勇,猛竄到了上風,她驚恐帶著質疑地問道:“豬叫是這么叫的?我這黃鸝般清脆好聽的聲音,你跟豬叫比?你問過豬的意見了嗎?”

    傅司辰立刻抿嘴,差點笑出來。

    “傅大少,就你事多,天天犯疑心病,一會這,一會那,今天還質疑起我的人品來,我看你才是豬吧?!?br />
    畫風已經偏離正常太多,兩人都憋著笑,卻還默契地不說破,繼續懟,繼續互相傷害。

    “那我表外甥分手總跟你脫不了干系吧?”

    “你是他哪門子的長輩?表親,還是遠房,你管得了那么多嗎?你要不是針對我,他分手離婚八百回你都懶得理吧?”

    “對,我就是針對你,怎么了?你敢說他們分手跟你完全沒關系?”

    “離開錯的人才能找到對的人,我這是幫你表外甥丟棄糟粕,你應該謝謝我?!?br />
    “那我怎么感覺是他喜歡你?”

    懟急了,夏雨潤雙手一叉腰,踮起了腳尖,高高仰頭,大聲咆哮道:“他喜歡我還是我的錯?那我喜歡王俊凱王俊凱是不是非我不娶了?”

    傅司辰一陣迷惑,“王俊凱是誰?”

    “……”真累啊,嗓子累,心也累,代溝太深了,“勉強算是同齡人吧?!?br />
    就在這時,電梯“?!鋇囊簧?,他們兩人立刻彈開,一個鉆進了房間,一個站在房門口整理西裝。

    楊叔焦急地說道:“大少爺,先生一家又來了,這次來還帶著行李箱,說要住下了?!?br />
    “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