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蓝球赛程 > 第九特區 > 第五一六章 惡山惡水,住著惡的人

cba璧涚▼鍚夋灄 :第五一六章 惡山惡水,住著惡的人

千千小說網 cba蓝球赛程 www.xherrv.tw ,最快更新第九特區最新章節!

    安仔的房間內。

    吳天胤從衛生間走出來后,就一頭扎在了床上,蓋上被子,沉沉睡去。

    室外。

    冬冬領著一個賊眉鼠眼的青年,穿著軍大衣,正在低聲交談。

    “冬哥,能行嗎?”青年縮著脖子,猛吸著煙說道:“就他倆穿的那窮酸樣,根本也不像有銀子啊?!?br />
    “你懂個屁,那個公司被搶了兩百多萬?!倍蛻氐潰骸氨O展穸急桓煽??!?br />
    “我艸,有那么多嗎?”青年目光驚愕。

    “那倆人身上都背著包,而且不讓別人碰?!倍暮芟傅某邇嗄晷鶚齙潰骸拔掖腔胤考淶氖焙?,他倆還是一個一個洗的澡,錢肯定在身上呢?!?br />
    “那剛才吃飯的時候,你咋不進屋看看呢?”青年皺眉問道。

    “你瞎啊,他倆吃飯的時候,把包拿進去了?!?br />
    “是嗎,我沒注意?!鼻嗄昱ね飛艘謊鬯鬧?,湊到冬冬身邊問道:“哎,錢要拿了,咱咋跟安仔解釋???”

    “媽了個B的,這地方這么亂,誰知道他錢讓誰偷去了?”冬冬斜眼回道:“問你,你承認???”

    “呵呵,也是?!鼻嗄牿費賴閫罰骸案詹旁謐郎?,咱沒少灌他們酒,再等一會,估計倆人就睡死了?!?br />
    二人躲在平房旁邊,輕聲嗶嗶了好半天,才往窗口方向靠了靠。

    “現在進去???”青年問。

    “不慌,等他們睡死的?!倍謔鄭骸安蝗槐蛔采狹?,不太好看?!?br />
    “媽的,凍死我了?!?br />
    “忍一會?!?br />
    就這樣,二人又在外面轉悠了半個小時后,冬冬才感覺時候差不多了,隨即從懷里拽出匕首,回頭催促道:“走了,把你的活兒都用上?!?br />
    青年以前就是專門在松江干溜門盜鎖的扒活的,后來是因為盜竊殺人,才跑到區外的,所以他賊膽很大,下手也穩,湊到門口用匕首捅咕了幾下,就把門捅開了。

    倆人抹黑進入室內,很快越過小廳,就進了臥室。

    此刻,屋內鼾聲此起彼,小尋竟然睡出了火車汽笛鳴叫的聲音,那聽著睡眠質量真是好的不行。

    冬冬扭頭掃了一眼四周,邁步來到吳天胤身邊,伸手輕扒拉了一下他的右腳:“胤哥,胤哥,睡了嗎?”

    吳天胤裹在被子里,沒有反應。

    冬冬右手攥著小坎刀,雙眼死死盯著吳天胤的脖子,連續輕叫了兩三聲,后者也沒有醒來。

    “找,找!”冬冬放下心來,聲音極低的沖著同伴招呼了一聲。

    青年掃了一眼室內,貓腰就翻找了起來。

    也就七八秒的功夫,青年在椅子下面,找到了一個背包,隨即低頭打開拉鏈,才發現里面裝著的都是臭烘烘的衣物。

    青年在包里翻了兩下,見里面沒錢后,立馬就又將包放下,向窗口方向摸去。

    腳步摩擦的聲音在室內輕微響起,青年來到床頭柜附近,摸到了第二個包,隨即打開一看,里面有三摞現金。

    “刷,刷!”

    青年此刻雖然跟小尋的距離不到半米,但依舊膽兒很大的沖著冬冬擺了擺手。

    后者貓腰湊過去,低聲問道:“拿到了?”

    “三萬,有三萬勒!”青年很高興的說道:“溜了,溜了,嘿嘿!”

    “溜尼瑪!”冬冬楞了一下,低聲喝罵道:“不止這點錢,肯定還有!”

    “……三萬差不多了?!?br />
    “媽的,三萬都不夠孝敬發哥的,在找找!”冬冬伸手指著柜子,趴在青年耳邊說道:“你去柜子那邊?!?br />
    青年聞聲將錢塞進懷兜里,隨即立馬沖著柜子方向摸去。

    冬冬原路返回到吳天胤身邊,側頭看了一眼他床下的位置,立馬彎腰湊了過去。

    “嘩啦?!?br />
    冬冬來到吳天胤的身右側,蹲下身就掀開了床鋪下面的簾子,想看看里面有沒有藏東西。

    黑暗中,一雙眼睛睜開,側耳聽著旁邊的動靜。

    “嘩啦,嘩啦!”

    冬冬將床下的兩個雜物箱扒拉開,一眼就看到里面擺放著團成一團的外套,而且里面很鼓。

    冬冬大喜過望,舔著嘴唇就要伸手。

    “撲棱!”

    床鋪上泛起聲響,吳天胤猛然坐起,左手伸出一把摁住了冬冬的肩膀。

    “我艸!”

    冬冬嚇了一跳,猛然抬頭。

    柜子旁,青年也轉過了身,目光驚愕的看向了吳天胤。

    “兄弟,拿錯東西了吧?”吳天胤滿身酒氣還未消散,眼珠子通紅的沖冬冬問了一句。

    冬冬蹲在床鋪旁邊,目光直愣愣的看著吳天胤,舔了舔嘴唇。

    “伙食費我都給你留了,你也給我留點啊?!蔽馓熵飛艉芮岬乃檔潰骸鞍錟隳米?,我就當你沒來過。明天一早,我跟安仔打聲招呼,帶著我這個兄弟就走了,你看行不?”

    “呵呵?!?br />
    冬冬咧嘴一笑,余光不自覺的看向床下的那一團衣服,右手緊握著坎刀。

    “行不行?”吳天胤又問。

    “……沒有安仔,這錢你在二龍崗存不住?!倍蛻檔潰骸叭蟶倭說??!?br />
    吳天胤看著對方沉默。

    冬冬緩緩抬起右臂,用刀背拍了拍吳天胤胳膊:“你抬手,咱們分分!”

    吳天胤嘴角抽動了一下,俯視著對方松開了手掌。

    冬冬盯著吳天胤,再次曲腿,將左手伸進床鋪下面,就要抓那團衣服。

    “你知道這錢咋來的嗎?”吳天胤突然問了一句。

    “我知道?!倍沂殖值痘賾?,但左手的動作可沒停。

    “你TM還是沒認識我!”吳天胤冷冷的回了一句后,右手突然在被窩里一挑,隨即自己身上的被子飛起一半,蒙下了床鋪。

    “哎呀!”

    冬冬瞬間被被子蒙住了腦袋,動作慌亂的拿刀向前一砍。

    吳天胤側身躲過,身上的衣服竟一點沒脫的跳下床,騎在冬冬的腦袋上,瞬間揮動了右臂。

    “噗嗤,噗嗤,噗嗤!”

    極其果斷的三刀,全部扎在了冬冬的脖子上,鮮血一瞬間就噴滿了墻壁。

    “艸!”

    青年拽出匕首,邁步就要上前。

    吳天胤左手撿起冬冬的坎刀,下手極為狠辣的奔著對方的脖子就砍了下去。

    青年一躲,刀刃噗嗤一聲就砍在了他的胸口上。

    “艸!”

    青年一看干不過,立馬掉頭就跑。

    室內。

    “噗呲呲,噗呲呲……!”

    小尋的鼾聲依舊澎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