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蓝球赛程 > 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 > 第295章我在遠古孵個蛋(28)

cba璧涚▼2018 :第295章我在遠古孵個蛋(28)

千千小說網 cba蓝球赛程 www.xherrv.tw ,最快更新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最新章節!

    陳溪查看了下男主,的確是受了非常嚴重的傷。

    “你男人看起來很強壯的樣子,誰把他傷成這樣的?”

    “說來話長,這一切都要從一個女人說起。我們之前住的那個洞,之前還是很好的,直到有天,有個女人說要加入我們,她說她跟她的族人走散了...”

    這個世界雖然背景在遠古,但作者并沒有完全按著歷史寫,沒有采用史前母系社會的架構,直接設定為父系社會。

    女性在這世界被視為重要資產,不會有部落拒絕女性成員的加入,男女主所在的那個部落也是一樣。

    這個女人自稱望舒。

    男主作為族長,本該給她分配給部落里適齡的男性,但望舒說她想自己擇偶,女主作為新人類擁有先進的思想,很痛快就同意了。

    望舒來了之后,男女主的部落發生了很多怪事。

    女主培育的試驗田屢次遭災,每一次都被女主用她農業博士的知識儲備化解。

    部落里也經?;岱⑸恍┕質?,比如有人食物中毒,或是被蛇咬傷,險象環生。

    女主的專業處理這些都不算困難,每次都能化險為夷。

    陳溪聽女主講述這些“苦難史”,心里明白。

    這是望舒在試探女主是不是自己,那些所謂的“怪事”,都是試探的過程。

    但是陳溪好奇的是,望舒如果看過這本書,那她就應該知道,人家原著女主是個農業博士,處理這些并不困難。

    只憑處理問題的方式就判定是自己,未免有些太武斷了吧?

    女主繼續說道,“我一開始沒有想到是她,只當是我們部落運氣不好,可是那天,她問了我一個奇怪的問題后,矛盾更加升級了?!?br />
    “問了你什么?”陳溪好奇。

    “她問我,族里發生了這么多小概率的事件,我怎么想?”

    “額,你怎么回答的?”

    “我就用了我最喜歡的一個作者書里寫的名句回答嘛,‘每個人都覺得,不幸對我們來說,只是萬分之一的概率,離我們很遠,可是只有事情發生以后才知道,上天真的沒有放過任何人?!??!?br />
    這個名句...?!

    陳溪聽得滿頭小鳥,聽著咋這么耳熟?!

    “我能問一句,你喜歡的那個作者叫什么?”

    “妞妞蜜??!這句話就是出自她的《重生反派女boss》嘛,這書當年有多火你知道嗎,常年在榜單上,盟主都好多個,我太喜歡這本書了,名句我都抄錄在本上,時常激勵著我——哎,你怎么不說話了?”

    陳溪陷入長久的沉默。

    看女主的眼神也莫名地同情起來了。

    怪不得她能拖住望舒一個月的時間,望舒會把她判定為自己一定是...因為這句話?。。?!

    如果之前搞的那些小動作還沒辦法讓望舒把女主判定為陳溪,那這句話,徹底讓人家認為這就是陳溪了。

    看來這本書的作者還是陳溪的書迷,誤打誤撞地弄這么一出...

    “從那以后,這個女人就開始變本加厲了,不僅勾引我男人,還在失敗后攻擊我男人,我男人打不過她,她就怒了,欺負人的是她,她還怒?!最后,她放了把火把我們部落燒掉了?!?br />
    說起望舒這個人,女主簡直是咬牙切齒。

    勾搭她男人在先,被她男人拒絕后,吊打她男人在后,明明打贏的是望舒,她還生氣了?

    一氣之下把洞都燒了,害得大家伙流離失所的。

    到現在女主還莫名其妙呢。

    為啥要燒她的洞?

    陳溪明白了。

    女主因為是自己的書迷,被望舒當成是陳溪,把男主當成了于梅九,然后還想勾搭...勾搭不成后動手了,結果發現她竟然輕易就把男主吊打了...

    于梅九那是什么功力,想要打他豈是容易的事兒?

    所以望舒知道,自己看走眼了,這對男女不是陳溪夫妻,而更可怕的是,她在男女主身上,浪費了快一個月...

    這股無名火讓望舒無處宣泄,這才有了放火燒男女主部落的事兒。

    拼圖終于拼完整了,陳溪看女主的眼神是既感恩又同情。

    女主吐槽完那個奇葩望舒,對陳溪伸出手,感激地說道。

    “謝謝你們愿意收留我們,還給我們提供了這么多食物?!?br />
    陳溪嘴角抽抽,意味深長地拍拍她,“是我們該感謝你...那啥,你男人跟那女人打架后受傷了是嗎?我一會送藥給你,包你們藥到病除,還有,你住在這,缺什么少什么都跟我說?!?br />
    女主滿頭問號,“你為什么對我如此好?”

    陳溪看向高洞的方向,幽幽道。

    “因為...我家孩子,多虧了你才能順當的出生?!?br />
    這書里的男女主太難了,替她和梅九吸引了追殺者的注意力,硬是讓蛋蛋毫無波瀾地來到這個世界。

    就沖這個,陳溪都得好好幫幫男女主。

    更何況,這還是陳溪的書迷呢,盡管女主只是作者創造出來的虛擬人物,但原著作者既然是陳溪書迷,那陳溪就更不能看著這本書崩塌。

    寵粉,就要一寵到底。

    陳溪從于梅九那拿了一些藥給男主,男主被望舒打傷的身體本已經要不行了,但這藥剛好是對癥,吃了很快就好了。

    男女主一家對陳溪感恩戴德,陳溪對粉絲素來很友善,見女主談吐不俗,也愿意跟她聊天。

    不忙的時候就飛下來跟女主聊一會,倆人聊著聊著就成了閨蜜。

    這天,倆人聊到了愛好,女主有話對陳溪說。

    “對了,老鄉,你我既然來自同一個時空,那你看不看網絡小說?就我偶像最近寫的更新到哪兒了?”

    陳溪聞言,更是百感交集。

    這女主還真是...鐵桿啊。

    第一句話先問疫情有沒有結束。

    第二就是關心她的更新。

    這種鐵粉,自然要...好好的寵一番。

    于是,女主在隔天就拿到了陳溪的存稿,看的是津津有味,如癡如醉的。

    陳溪沒告訴她自己的身份,只說是她來這個世界前提前下載的。

    跟順眼的鄰居相處的很愉快,一轉眼,到了蛋蛋該破殼的日子了。

    于梅九本想在這個世界留到孩子破殼,但他必須要先陳溪一步離開這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