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蓝球赛程 > 總裁爹地寵上天 > 第九百四十章 流血了

2019璧涘闈掑矝c :第九百四十章 流血了

千千小說網 cba蓝球赛程 www.xherrv.tw ,最快更新總裁爹地寵上天最新章節!

    “不算!”傅霆冷冷留下這兩個字,轉身往樓道里。

    寧婉拉住了他的居家服衣擺,“站??!”

    “還有事?”傅霆的眸子掠過寧婉的小手,想到她是為了那個男人,眼底似乎有些不耐,眉頭蹙著,聲線很冷。

    收回手,寧婉莫名有些不自在,“以后,請你不要找王君業的麻煩?!?br />
    “呵呵……”傅霆發出冷冽的笑,“長這么大,我第一次見一個女人為一個男人出頭。王君業,值得嗎?”

    寧婉被說得有些尷尬,微微垂著眸,“我……他……他是我未婚夫?!?br />
    “未婚夫是嗎?好一個未婚夫!”傅霆面容冷漠,緊緊盯著寧婉的眸子,“為了他,你可以放棄你最愛的兒子。寧婉!你真行!”

    “不許你這么說我!”寧婉的臉漲紅了,雙唇剛剛停止顫抖,現在又哆嗦起來。

    傅霆冷漠的笑容里帶著譏諷,“王君業的確是當下網絡小鮮肉的模樣,高大,帥氣,白凈,比女人還要好看幾分。他這樣一個清清白白的年輕男人,為何要找一個離過婚,生過孩子,還比她年長幾歲的女人?”

    寧婉的身體不受控制的晃了起來,“你……你別說了?!?br />
    “我為什么不說?說到你心里去了?”傅霆冷酷極了,字字鏗鏘有力,“為了他,你忘了你兒子,就憑這一點,你不配做修禹的媽媽!”

    “你……”寧婉往后退了幾步,跌落在地上,心如刀割。

    傅霆的大手握起,手中的香煙已經被硬生生在手心里熄滅。裊裊煙隨風飄逝,他沒有多看寧婉一眼,抬腿往樓道里走。

    “喲,這是讓我看到了什么大場面?”宋思琴雙手抱著胳膊,半靠在樓道門口,笑容滿面看著兩人,“我本以為你們兩個人是在敘舊,共敘前情的,沒想到竟然是在吵架?!?br />
    “你偷聽了多久?”

    宋思琴認真想了想,“全部?可能真是全部呢?!?br />
    “回去!”傅霆冷聲命令著。

    宋思琴仰頭笑著,直直望著傅霆,“我為什么要回去?以前我忌憚你幾分,是看你有錢有勢的份上,現在你一無所有,我為什么要聽你的話?”她扶著肚子,扭著腰來到寧婉身旁,“來吧,我扶你起來?!?br />
    寧婉不動,“不用?!?br />
    “我再說一遍,回去!”傅霆已經努力隱忍著怒火。那怒火在臉上灼燒著,讓周圍的空氣都變得稀薄起來。

    宋思琴沒由來的有些害怕,調整好心情好,她動了動身體,挺直腰板道:“你現在沒有資格這么和我說話!呵呵,你現在是惱羞成怒吧?讓我聽到了那些話,你覺得難堪了?不對啊,覺得難堪的應該是還坐在地上的姐姐啊?!?br />
    她低下頭,笑著,“姐姐快起來,地上涼,不適合一直坐著?!?br />
    看到她伸過來的手,寧婉的臉色更加難看,雙手撐在地上,想要起來,卻感覺身體顫抖,似乎怎么也起不來。

    “姐姐就別逞強了,來,我扶你?!?br />
    寧婉抿著唇,握住了宋思琴的手。兩人紛紛用力握緊了對方,在寧婉即將站起來的時候,宋思琴忽然大聲唉叫了一聲,“啊——”

    她那高昂的聲音在這個寂靜的夜晚,特別刺耳。

    “疼死我了,疼死我了……”宋思琴不知何時坐在地上,捂著肚子大叫。

    這個女人在搞什么鬼?因為她突然撒手,寧婉重新坐在了地上,呆呆看著明顯在演戲的女人,“你想干什么?”

    “你為什么要推我?啊——好疼!”宋思琴捂著肚子,看了一眼地上,叫聲更大,“流血了,流血了……”

    雙眼一閉,她暈了過去。

    寧婉以為她是裝的,沒怎么在意。

    視線漂移,她看到了花壇邊上的一些血漬,頓時慌了神,“她……她真的流血了?!?br />
    傅霆不甚在意,“你是不是看錯了?”

    被烏云遮擋的月光出來了,那攤血漬變得在月光下閃著幽光。

    “我……我沒有看錯,她真的流血了?!蹦翊蠼兇?,急忙來到宋思琴跟前,神色慌亂看向傅霆,“你還愣著干什么?叫救護車,快叫救護車!”

    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來,“怎么回事?”

    寧婉看過去,心跳慢了半拍,爺爺什么時候出來了?

    傅元青穿著煙灰色睡衣,肩上披著黑色外套,手里拄著拐杖,眼光陰冷,透露著不耐煩,“到底……”

    當看到地上的女人時,他的臉瞬間變得慘白,立即走了過去。

    躺在地上的宋思琴似乎已經昏迷過去,傅元青叫了好幾聲,她都沒有反應。

    “還站著不動干什么?叫救護車!”

    救護車不一會趕過來,臨上車的時候,傅元青冷厲的眸子看過來,像是要將寧婉千刀萬剮,“如果我曾孫子有個三長兩短,我不會放過你!”

    寧婉慌亂不已,想要跟上去,被傅霆攔住,“你不必跟著?!?br />
    “我……”寧婉的頭垂的很低,“你……你是不是也懷疑是我……”

    傅霆不語,推開寧婉,也上了車。

    在車門即將關上的時候,寧婉大聲問:“修禹呢?”

    “你知道又如何?忘記我和你說的話了?以后,你都別想見他……”

    救護車呼嘯而走,樓道口有幾個大媽穿著睡衣,正在指指點點。

    寧婉慌了神,不知道如何是好。她顫抖著撥通安青的電話,安青似乎已經睡過去了,電話響了很多聲也沒有人接。

    她頹然走在街上,漫無目的。

    電話鈴聲響了,她以為是安青打來的,想也沒想立即接通了,“安青,宋思琴流血流淚,我不知道她怎么流血的,和我沒關系,真的沒關系……”

    聽到寧婉語無倫次的話,男人低沉的聲音響起,“是我?!?br />
    “君業?”寧婉緩緩蹲下身,抱住了膝蓋,“我不應該和她說話的,更不應該讓他拉我起來……我錯了……”

    “你在哪?”王君業的聲音低沉冷靜。

    寧婉看看周圍,搖了搖頭,“不知道,我不知道這里是哪?”

    從小區里出來,她一直沿著一條小路走,現在不知道走到了哪里。

    “你給我發定位,我去接你?!?br />
    大半個小時像是漫長的半個世紀,寧婉無助的坐在墻根腳下,抽抽噎噎的哭泣著。

    一切事情接踵而來,她單薄的身軀無法承擔,除了哭,似乎沒有別的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