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蓝球赛程 > 入骨寵婚:誤惹天價老公 >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弱水三千

cba骞垮窞璧涚▼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弱水三千

千千小說網 cba蓝球赛程 www.xherrv.tw ,最快更新入骨寵婚:誤惹天價老公最新章節!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弱水三千

    此時不僅江云錦看到蘇麟來了,其他人也注意到了門口的動靜,宴會廳的門突然被推開,一對璧人走了進來,蘇麟大家都認識,只是挽著他胳膊的女人既陌生又熟悉,那張漂亮的臉好像在哪里見過,又好像沒見過,畢竟這么漂亮的臉,如果見過肯定印象深刻。

    不過這會大家對她身上穿的旗袍比對她本人的身份更感興趣,也更能引起矚目和震驚。

    因為,那是一件美到了極致的旗袍。

    只見那水藍色的旗袍穿在她身上,行走間就像水波流轉,在燈光下更有波光粼粼的之感,真是如水一樣的女人,柔的令人沉醉。

    “這是……弱水三千?”有識貨的夫人一眼就認出了林初身上的旗袍。

    “媽,什么弱水三千?”身邊的小女兒茫然的問道。

    夫人很是激動的道:“弱水三千是這件旗袍的名字,媽媽當年也只在旗袍展上見過一次,你不知道當時有多轟動,現場所有女人都想買下來,可惜葉夫人不賣?!?br />
    “葉夫人?是盛世集團的葉夫人嗎?”小女兒忙看向了安之素那邊。

    “除了她誰還能做出這樣驚艷的旗袍。現在葉夫人很少做旗袍了,以前她做的旗袍,可是上流社會人人都想買的奢侈品?!狽蛉俗芬淶?,她年輕的時候身材好,也曾找安之素訂做過旗袍,至今那件旗袍還被她珍藏在柜子里。

    “葉夫人真厲害?!斃∨宸灰?。

    而此時正在議論這件旗袍的人又豈止這對母女,幾乎在場的夫人們都在議論,且全都羨慕的看著林初,這可是她們年輕那會最想珍藏的旗袍啊。現在又輪到年輕一輩的女孩們繼承了她們的夢想,一眼就愛上了這件旗袍,艷羨之色不輸母輩。

    全場女性,只有蔣亦南的臉色瞬間難看了起來,她盯著林初的眼睛里沒有絲毫的羨慕,只有深深的嫉妒。

    “好漂亮啊?!閉駒謁肀叩哪昵崤⒎⒊魷勰降納?。

    蔣亦南微微握緊拳頭,問道:“這件旗袍有什么來歷嗎?”

    “蔣小姐剛從國外回來不知道,這件旗袍叫弱水三千,是盛世集團的董事長夫人,也就是安氏集團的董事長葉夫人親手做的。據說當年剛問世的時候,全S市上流社會的太太小姐們都想珍藏,可惜葉夫人并不出售,十幾年間還是第一次亮相。真不知道蘇總今天帶的女人是什么身份,居然能讓葉夫人割愛?!蹦昵崤⒂窒勰接旨刀?。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蘇麟,你究竟是故意的還是無心的?

    蔣亦南緊握的拳頭都快把指甲嵌進了肉里。

    全場的目光都像聚光燈一樣聚集在了自己身上,林初有些緊張,緊緊挽著蘇麟的胳膊。

    蘇麟溫柔的側臉俯身,在她耳邊輕語:“別緊張,以后這樣的目光會很多,你要習慣?!?br />
    “天呢,蘇總的眼神太溫柔了叭,我酸了?!庇信⑾勰剿懶殖趿?。

    “我也酸了,比陳年老醋還酸?!?br />
    “你陳年老醋有我檸檬酸嗎?”

    “你檸檬有我檸檬精酸嗎?”

    “都別說了,我牙都酸掉了?!?br />
    蘇麟的眼神太溫柔的,而這溫柔卻不是給她們的,而是給那個穿著弱水三千的女孩的,蘇麟這是向大眾官宣,這個女孩,是他要娶的那一瓢水嗎?

    要是她們和這個女孩換一換,恐怕早就幸福的暈過去了。

    此時,鄭謙正和妻子耳語,妻子覺得林初有點眼熟,可想不起來在哪里見過了,鄭謙就告訴她那是林初,蘇麟的特助。

    妻子震驚:“我的天,蘇麟連窩邊草都吃啊?!?br />
    “說什么呢,沒看出來這次蘇麟是認真的嗎?”鄭謙提醒她:“你也不看看林初身上穿的是誰做的旗袍,要不是未來的侄媳婦,葉夫人能舍得拿出來?!?br />
    妻子就更震驚了:“浪子回頭金不換啊,有生之年還能把蘇麟上的禮還回去!”

    鄭謙:……

    這時候認出林初的人就不止鄭謙一個了,好多人看著看著就把林初認出來了,畢竟這兩年蘇麟去哪兒談生意都帶著林初,大家都知道她是蘇麟的特助。

    但一個特助的身份可不足以蘇麟特意問安之素討要這件珍藏品的旗袍,因此林初的新身份,幾乎所有人都心里有數了。

    蘇麟帶著林初先去見了商會會長,禮貌寒暄。

    會長調侃道:“蘇總這是好事將近啊,什么時候訂婚?可得給我送請柬啊?!?br />
    “我可等不及訂婚了,準備直接結婚,屆時一定請您來觀禮?!彼征胨檔?。

    此話一出,眾人一陣唏噓,有相熟的長輩們就調侃他這是恨娶了啊,這么著急娶媳婦。

    林初臉都紅透了。

    蘇夜和夏寧就懵逼了,一邊接受著別人的道賀,一邊吐槽兒子太不靠譜,好歹知會他們一聲啊。

    蘇麟和商會會長寒暄完之后,就帶著林初去見父母了,剛巧從蔣亦南身前路過,他連一個眼神都沒有給她。

    蔣亦南的手心一陣泛疼,那是被她指甲掐出來的疼痛。

    曾經她也像林初這樣站在他身邊,接受著全校女生的羨慕。而蘇麟也像對待林初這樣溫柔,他的眼里只有她,再容不下其他女孩。

    終究是她回來晚了嗎?

    蘇麟帶著林初走到了父母面前,介紹道:“爸,媽,這是我女朋友,林初?!?br />
    “董事長,董事長夫人?!繃殖趺ο群退找瓜哪蛘瀉?。

    她曾在公司的董事會上多次見過蘇夜,可第一次以蘇麟女朋友的身份相見,她還是緊張的。

    “又不是在公司,叫叔叔阿姨就行了?!畢哪芨咝?,越看林初越滿意,尤其是在今天看見蔣亦南之后,她就對林初更滿意了。

    林初害羞了改了口:“蘇叔叔,蘇阿姨?!?br />
    夏寧高興的噯了聲,給她介紹葉瀾成,夏景澤和沈子卓這三對夫婦。

    “葉叔叔,葉阿姨,夏叔叔,夏阿姨,沈叔叔,沈阿姨?!繃殖躋灰喚腥?。

    長輩們都很平和的笑著點了頭。

    安之素拉著她上下左右的看著,轉頭問葉瀾成:“阿成你看,林初穿這件旗袍是不是比我還好看?!?br />
    “在我眼里你最美?!幣獨匠膳勻粑奕說男愣靼?。

    眾人:……

    這猝不及防的狗糧塞了他們一嘴。

    安之素給了他一個媚眼,轉而又看向林初,十分大方的說道:“這件旗袍送你了?!?br />
    林初受寵若驚,她聽蘇麟說了,這件旗袍是安之素的珍藏品,已經珍藏了十幾年了,平常自己都舍不得穿,他能借來穿一次,已經是天大的面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