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蓝球赛程 > 飛越三十年 > 第1174章 晨作

2019璧涘cba :第1174章 晨作

千千小說網 cba蓝球赛程 www.xherrv.tw ,最快更新飛越三十年最新章節!

    “不是說怎么了,平時訓練咱們的要求沒那么高?!?br />
    蘇有田突然有點傷感,“都要退伍了,你看現在讓我們下鄉搞建設,接下來我們肯定安排好了回家,摸槍的機會不多?!?br />
    劉壯實沒好氣:“就是不多才得...”

    突然聲量壓低。

    “才好吹牛?”

    蘇有田看看他,兩人關系其實挺不錯,“那回頭你去看看鍋底,到底那子彈是不是你的?!?br />
    “但我又要去安排工作,這里就沒人看?!?br />
    “行了,我知道了,你就是讓我幫你打掩護?!?br />
    劉壯實滿眼都是期待的神情:“行不行?”

    “行是行,但我可能做不到,我得給大家看病,沒法子看著鍋,萬一人家就發現了呢?”

    “不會那么快的?!?br />
    子彈打到豬頭里,豬頭在鍋里煮著,這得煮到肉爛子彈才能出來。

    “我知道了,你有沒有彈頭?”劉壯實虛聲問道。

    “沒有?!?br />
    “那這就太麻煩了,我也沒有,誰會帶那玩意,還好你沒說讓我把彈頭撿出來丟了......”

    劉壯實手指按了下嘴,低聲開口:“怎么會,我就是想加一顆?!?br />
    蘇有田嘆了口氣,拍拍劉壯實:“算了,打著又怎么樣,沒打著又怎么樣?夜里打野豬,打飛一顆子彈你就不是好兵了?”

    “......”

    “再說你也沒跟大家吹牛那是你打的吧?”

    劉壯實仔細想了想,搖頭:“沒有,但大家都以為我打中了?!?br />
    “那你是想的,那阿民肯定覺得是他打中了,”

    蘇有田搖搖頭,用力壓低聲音,“你說你再弄個彈頭丟進去,然后再從鍋里掏起來,村民就會夸你,是這個意思?”

    “不是,之前拍那個的時候我說了我的槍法也不錯的......”劉壯實很無奈。

    “就是虛榮??!但是!老劉,我是學醫的,我得告訴你,打沒打著是真能看得出來,你要是跟人打一個槍眼里頭,那我們都不相信的。你那槍法,誰不知道...”

    “......”

    蘇有田緊緊盯著他,他是學醫的,想法都跟普通戰士不一樣,能看出來劉壯實是帶著奇怪的情況來支農:

    “還有,你就不怕這個事被首長知道?他一眼就能瞧出來,你在這里吹牛,回頭搞不好又得挨罵!

    我們下來做工作,本來形象就很好,給你這么弄,萬一給揭穿,那就叫弄巧成拙,你還以為真可以弄出好名聲,說不定正好相反呢!”

    “何必呢?沒事找事!”蘇有田語重心長,又加了一句。

    “你說得對,我有點鬼迷心竅了唉....”

    劉壯實抹了下頭,回想起來,事情最開始就是從被小首長說出自己有病開始,然后批評自己的工作作風。

    或許是自己太想將功補過了,所以才弄得這么浮躁。

    “行,別當回事。我幫你保密。說起來我們也是按著上級安排來做工作,這都還沒出成績呢,現在條件這么好,做不出成績挨罵都是輕的?!?br />
    劉壯實臉色紅紅抹了把汗:“唉,我也是隨便說說,其實說真的,我做菜也沒他們做得好吃?!?br />
    蘇有田噗嗤一笑:“我覺得還可以吧...怎么現在又謙虛上了?”

    “是真沒他們弄得好吃,你們平時覺得好,那是訓練餓了,我知道外頭好吃東西啥樣子?!?br />
    “工作要求上也沒說讓你教他們怎么做菜?!?br />
    “對了,小鬼子來我們國家拍做菜做什么?這情況得匯報上去?!?br />
    “嗯...噴得滿天屎這個事我也記下來了,以后可得注意,不過豬腸子倒是真可以這么洗?!?br />
    “也得多洗幾回?!?br />
    …...

    寧建是朝陽區郵電局的投遞員,今天一進單位就發現院子里不同尋常。

    他剛下車,車子就被人接了過去。

    “怎么了這是?”

    “改車,這些二八杠要加個斗?!?br />
    寧建一頭霧水跟著去后面大院,這里動靜可不小,后勤部的人在改車,后面都加上了一個拖掛的小車斗。

    “你還看著干什么,去開會吧!”有人叫道。

    會議室,剛來上班的開筒員們排排坐著,上面是坐著全局的領導。

    說話的是楊局長,手里拿著文件一樣的東西。

    “上級剛下了通知,從今天開始,我們每天開筒的次數至少要加到八次。早上六點一次,八點一次,十點一次,十二點一次,下午兩點一次,下午四點一次,下午六點一次,晚上八點一次?!?br />
    “一共是八次,是至少!”楊局長加重了語氣。

    人群有點騷動,開筒員

    負責的是從轄區內的郵筒里收信,通常一個人負責七八個筒,這年頭大家除了電報就是寫信,有時一個郵筒就能裝滿一個報兜子。

    去收信的時候還得帶著抹布和雞毛撣子,清潔那些郵筒也是開筒員的任務。

    收了一袋子之后,馬上要拿回局里,然后再去下一個。

    但以往都是一天收兩回,早上九點一次,下午四點一次。工作很輕松簡單,但變成八次,這個事....工作量加大了好幾倍吧?

    “安靜!”

    小會場很快安靜下來,因為每個領導的目光都很嚴厲,像是要找出刺頭:

    “不要嫌累,給大家換成三輪車,兩個人一個小組去收,一圈就能收回來。兩鐘頭出去一次要是覺得累,就申請病退?!?br />
    大家神色緩和了一些,現在到處都在說改革,這可能也是改革的一個舉措,畢竟中央這段時間一直在開會。

    如果說局里配上能裝更多信的三輪,還有兩個人,那么一天收八次倒也是合理的。

    聽起來像是要增加工作效率,也不奇怪,每次收回信件,局里頭還要進行分撿,檢查。

    “但是,每一個郵筒用單獨的袋子裝好,不要弄錯,里頭的信是什么時間收的,都要拿筆記下來,一定要裝在同一個袋子里?!?br />
    “你們收信的時候,要看一下,信上面的地址跟附近對不對,有沒有人刻意跑遠寄信的。有人會把信轉寄到別的地方再寄出去?!?br />
    開筒員們的表情凝重了,原來這不是普通的事件,搞不好是要查什么大案子。

    “這不是我們一個單位,全國都一樣,好了,散會?!毖罹殖せ恿訟率?,“把分檢的人叫進來?!?br />
    開筒員們離開,接著又進來了另一撥人,這些是分檢員。

    “寄往海外的信件,特別是院校研究所的,都先壓下來?!?br />
    “異常信件還要全部登記。全國各地寄往報刊的那些稿件,都集中起來,暫時不要送,我們要交上去處理?!?br />
    …...

    “四號營地運進去幾十棵半大的樹,是今天一大早調了挖機從梧桐山邊挖的?!?br />
    周正看著緊急通報,現在他的人已經在機場了,下面飛機在等著上人,今天還要帶過去一大批技術人員。

    離他幾米外是何鏵,正偷偷打著哈欠。這家伙見面就遞了份防疫的方案,說是連夜想的。

    一鳴要弄樹來做什么?